当前位置:恩施旅游攻略_恩施旅行社 > 印象恩施 > > 正文
故事:恩施北门茶馆的说书人,一张嘴巴能呼风唤雨,马蹄声他能乱
发表时间:2020-07-08 阅读:116

 

恩施市胜利街原来叫二街,很穷。每逢清江涨水,二街的居民便惶恐不安,提前把一些坛坛罐罐转移到别处。当然不像现在的胜利街,个体户一家接一家,都靠改革开放的政策发了。二街在老城北门的外面,习惯上称为北门二街。这称呼老辈人叫起来觉得好亲切好有人情味儿。

北门二街在我记事的少年时代,曾有一家茶馆,大概就在街的中段。鄂西的恩施不像川东的万县,茶馆少,而物以稀为贵,去的人就多。与我同班的冉毛娃有一天对着我耳朵说,北门茶馆有个说书的,讲封神演义,讲七侠五义,好听得很,想听不?我问,要不要钱?冉毛娃说,大人喝茶要钱,细娃坐在门槛上听书就是,哪个管你?我和他约好吃了夜饭就去。

北门茶馆其实就是一大间堂屋,里面摆满了竹躺椅、条凳和方桌。不像现在酒楼饭店有什么雅座或包厢,茶馆极简朴。但这地方好像很舒服,有人打花牌,有人下象棋,还有人在竹躺椅上眯着眼睛摇着蒲扇想心事。我看见茶倌提着圆柱形的瓷壶走来走去,忙着给茶客们倒水,盛水也不是杯,而是碗。这大概就是北京人说的大碗茶吧。靠南墙摆着一张桌子,那是说书人的表演场地。茶馆阶沿上挤着看热闹的人,门口挂着一块小黑板,上面写着:朱伯炎说书,连本西游记。

嘿,孙悟空大闹天宫,正合我口味!

那个朱伯炎相貌并不英俊,声音也不宏亮,嗓子沙沙的,但他一言一语一举一动把茶客的心拴死了,就像孙悟空使了定身法一样,动不得。啪,他一拍桌子,全场鸦雀无声,连正在喝茶的人也把碗悬在手上,瞪着眼睛等他开口。

“惊堂木一拍就响,说书人开口就讲。说的是,唐三藏路阻火焰山,孙行者二调芭蕉扇;猪八戒助力败魔王,孙行者三调芭蕉扇。上回说到的那厮,原来是牛魔王的妻,红孩儿的母,名唤罗刹女,又唤铁扇公主……”

天气太热了,朱伯炎晃着一把折扇,说得唾沫星子乱飞。没想到他正说到孙悟空变作一个虫子,趁铁扇公主喝茶时钻到她肚里做手脚时,惊堂木猛地炸响,朱伯炎喝口水说:“今晚暂且打住。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明天再说。诸位客官,明天请早!”我和冉毛娃很不情愿地从门槛上站起来,又扫兴又留恋地回家去了。

在北门茶馆听过几次书后,我给说书人编了几句顺口溜:朱伯炎,扯卵蛋,一本西游记讲三年。这几句话在我们学校男生中流传甚广。等我自己长大成人,从山西回鄂西工作了,有一天从报纸上看到民间艺人朱伯炎去世的消息时,我才感到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惋惜和伤感。他曾给我的少年时代带来了多少乐趣、多少憧憬啊!

茶馆从北门二街消失了。我后来随一位姓康的同学去过几次京剧院,他姐姐守门,对我们实行免票优惠。我在后台第一次看见演员化装,第一次看见幻灯布景,一切都很新奇。原来打雷是用一张大洋铁皮发出的轰隆隆声音,原来刮风是用一根麻线拴块薄竹片儿,抡圆手臂甩起来发出的呼呼的风声,世界真奇妙。但所有这些又算得了什么,说书人朱伯炎一张嘴巴都能表达,呼风唤雨,马蹄声,他能乱真,我由此更加怀念在北门茶馆听他说书的那些夜晚。

写《清江壮歌》的马识途先生说,茶馆其实发挥着多功能的作用,集文化、经济以至政治的功能于一体。茶馆是大家喝茶、休息、闲谈、消遣、打发时光的地方,也是享受各种文化艺术的地方。对我而言,少年时听书的艺术感受将与思乡的情感一起长成饱满的果子。

   1
0/300
X 验证码
  • <<
  • <
  • >
  • >>
  • 0/0页